创新特点


复发性难治性恶性肿瘤导致药物治疗失败和病人死亡,是全球抗肿瘤药物开发面临的重大难关。其根本原因是肿瘤细胞对化疗和放疗治疗缺乏敏感和产生耐受。

对癌细胞生物学了解的突破,推动抗肿瘤治疗发展。我们重点针对复发性难治性恶性肿瘤研发新的靶向抗癌药,通过阻断或关闭导致癌症的生长和扩散的分子缺陷,攻击癌细胞,但相对不损害正常细胞,导致有效地控制癌症和减少药物的毒副作用。我们项目包括以下特点:

首创性(First-in-Class):双替尼他是利用HDAC与蛋白激酶抑制剂的协同作用设计的具有全新化学结构的多靶点抑制剂。针对肿瘤细胞多样性和多变性,通过抑制HDAC对表观遗传学调控异常,与蛋白激酶抑制剂产生协同抗癌作用。从而比原型药物具有更好的活性。双替尼他和CUDC-907是钱长庚领导的团队研发的2个首创PIK3/HDAC双靶点抑制剂,分别在中国和美国进入临床研究,国内外没有相关药物报道。与先前的靶向药物不同,双替尼他通过选择性抑制具有协同作用肿瘤细胞信使核心蛋白激酶靶点PI3K和表观遗传靶点HDAC,破坏肿瘤细胞信使网络,对肿瘤细胞有强大的杀灭作用。双替尼他在人非霍奇金淋巴瘤动物模型完全抑制肿瘤生长,甚至导致肿瘤消失。

原创性:心得安和西米替丁发明人1988年诺贝尔奖得主布莱克爵士说过, “最有效的新药发现是从一个老药开始”。 同类中最好(Best-in-Class)的药物, 如雷尼替丁和法莫替丁就是西米替丁的化学结构上产生,阿替洛尔和美托洛尔是在普萘洛尔(心得安)结构基础上获得,全球最高年销售为129亿美元的立普妥(阿托伐他汀钙片)也是在其它他汀类结构上产生。在已经获得临床验证的新药基础上进行化合物设计和创新是比较适合现在的国情的创新模式。这种自主创新模式投入低成功率高和药物上市时间快。 针对临床验证的原型化合物在临床前和临床发现的缺点进行化合物设计,改进原型化合物的某些缺陷,有可能开发出同类药物中最好的药物(Best-in-Class), 而在临床治疗中取得重大突破。 BEBT-108 是在全球首个上市第三代EGFR抑制剂奥西替尼(AZD9291)基础上研发的创新一类新药,具有创新化学结构和全球自主产权。 针对奥西替尼作为EGFR不可逆性抑制剂体内半衰期过长可能导致毒副作用,通过改进药代动力学,BEBT-108AZD9291具有更好的安全性。 BEBT-209是选择性CDK4/6抑制剂,针对Palbociclib PD-0332991)药代动力学口服暴露量低和血液系统毒性等缺陷,通过增加化合物最大吸收和降低CDK6抑制活性和提高CDK4的选择活性,减少CDK4/6抑制剂血液系统和免疫抑制毒性,可能更加安全有效。

先进性: 我们立足新药研发的科学前沿,瞄准新的抗肿瘤新药靶点,开创自主创新药物。抗肿瘤免疫治疗近年来取得重大突破,BEBT-303是小分子免疫检测点IDO1抑制剂,比临床阶段INCB024360NLG919活性更高,并显著改进药代动力学。ChK可使化疗药和放疗损害的癌细胞发生细胞周期阻滞,并促进DNA损伤修复,是肿瘤细胞对化疗药产生耐药性的重要机制。近年来发现,ChK1对肿瘤细胞DNA修复至关重要,而对正常细胞作用较小。 BEBT-260是强有力细胞周期ChK1抑制剂,具有创新化学结构和全球自主产权,抑制DNA修复靶点ChK1可消除细胞周期阻滞,阻碍肿瘤细胞的自我修复。BEBT-260在多种肿瘤细胞中增强化疗药活性,将和化疗药联合用药用于各种实体瘤(尤其携带TP53突变)的治疗。